站内搜索:

当前位置

张光庭:铁骨铮铮浩气长存
发布时间:2021-08-26 09:05    点击次数:次    信息来源:咸阳日报
恢复窄屏


张光庭,笔名泓波,化名杨彬,乾县东乡山坳村人,生于1917年,幼年入私塾就读,聪明颖悟。1935年,毕业于乾县黉学门小学,1936年秋考入西安师范,1939年春转入同州师范。当时正值日寇大举入侵,抗日救亡,烽火四起,在中国共产党号召下,学生运动蓬勃兴起,张光庭深为国家民族的命运而担忧,潜心追求真理,寻求解放民族危亡的道路,1936年他结识了共产党员许权中,受其革命思想影响很深。1937年,张光庭在西安师范加入中国共产党,并积极投入抗日救亡活动。

1938年秋,受党组织安排,张光庭先后进入陕北公学、鲁艺及中共陕西省委马栏党员训练班学习。1940年初,他从同州师范毕业后,先后在乾县敬业小学、凤翔师范、灞桥中学、第二实验小学、西安东大街小学、五区一小任教,开展地下斗争。1942年,张光庭在凤翔师范任教期间,参与组织领导了学生支持农民抗粮斗争的学潮。

1943年,张光庭又回到乾县,与乾县简易师范学校地下党员吴宏翰以及白靖中、王彦亭、张海等人秘密开会,研究斗争策略,发动学生罢课,游行示威。历时两月余,几经曲折,终于将反动校长驱逐出校,迫使当局释放了全部被捕学生,取得了斗争的胜利。这次学潮,震动了国民党陕西省教育厅和西北行辕,在关中和西府各县影响很大。

解放战争开始后,白色恐怖笼罩西安,张光庭利用各种关系,搜集西安地区国民党、政、军、特上层的情报,及时送到中共陕西省委。1946年冬,他把一份紧急情报缝在棉外套里,到泾河渡口,敌人盘查甚严,他急中生智,将棉衣送给一位恰巧要去泾河北而又与渡口士兵熟识的小商贩,得以安全渡过险关,顺利完成了任务。同年冬,党组织急需一笔活动经费,张光庭便赶回乾县,通过老同学苗遇霖,从乾县新心商号借来约40石麦的一笔款子,解决了急需。

1949年西安市工委负责人韩夏存,由中共关中地委国统区工作委员会带回了《将革命进行到底》一文的“腹稿”,口授给张光庭,嘱其印发。为了把《将革命进行到底》及中共《告蒋管区公务人员书》匿名寄发给国民党军政机关要员,他从南大街自新长印刷馆弄来50个五分局的带衔信封,将文件邮出。胡宗南得知后,气急败坏,暴跳如雷,当场给西安市警察局长肖绍文摔了茶杯,打了公安五分局局长严益敬的耳光,限期破案。于是,国民党警察局就进行了一次秘密大搜捕。

1949年1月19日,张光庭在五区一小被特务苏连城、刘剑英拦路截住戴上手铐,眼蒙黑布,押进囚车。同时被捕的还有该校校长、共产党员白靖中。张光庭等被关在鼓楼北八家巷监狱的一个囚室。一月后,又转移到东大街炭市街的敌刑警大队部监狱。

张光庭是胡宗南点名的“要犯”,他们把审讯的重点一直放在他身上。但每次提审,张光庭只有一句话:“我什么也不知道!”一次审讯官问他:“共产党员苏明远是否从边区到西安来了?”他回答说:“人家未到监狱告诉我,我如何知道?”特务们恼羞成怒,便用烙铁在他背上烙得吱吱响,但他紧咬牙关,不吭一声。

张光庭被捕后,党组织多方营救,终因该案系胡宗南亲自抓的“要案”,营救均无效果。胡宗南在逃离西安之前,于1949年4月下旬的一天,向张光庭等人下了毒手。国民党特务将他装进麻袋,投入刑警大队后院的枯井(今西安市东大街红十字会巷十五号院内),随后又将两个石碌碡推入井中。为了灭迹,还在枯井上造了房子。同时被害的还有白靖中、张延龄。张光庭烈士牺牲时年仅31岁。解放后,党和人民政府为追念烈士功绩,在乾县革命公园建立烈士纪念亭,树碑纪念。1981年清明节,中共西安市委在张光庭家乡为他建立了衣冠冢,并立有墓碑。(来源:咸阳日报)

信息编辑:[刘保刚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