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搜索:

当前位置

豆腐脑
发布时间:2022-02-14 09:01    点击次数:次    信息来源:融媒体中心
恢复窄屏

文/吴家豪

用当下最时髦的一句话来讲,我是个不折不扣的“吃货”,对于吃,我有着深厚的兴趣。然而,再好吃的美食,都不如家乡的一碗豆腐脑解馋。豆腐脑已然是家乡一张靓丽的名片,它同锅盔,挂面,馇酥并成为“乾州四宝”,甚至与乾陵一样,名声响彻大江南北。

当每天清晨天还未放亮的时候,街道上几乎还是静悄悄的一片,而这时,卖豆腐脑的却早已经打开店门开始营业,在老家,大多数人的早餐是从一碗豆腐脑开始的。吃豆腐脑的大多数上班族和学生,在我们当地是最受欢迎的小吃,甚至有驱车几十公里而来就只为吃一碗豆腐脑。当热腾腾,白嫩嫩的豆腐脑从缸里舀出来,搁上盐,放上蒜水,浇上特别熬制的香醋,再来一勺油泼辣子,白里透红,红里显白,就一口锅盔,那种味道,是任何美食都无法与之相匹敌的。

任何美食的制作背后都是有着极为复杂的流程,在制作豆腐脑之前,需要提前一天将黄豆用水泡好,这期间一般需要半个小时左右,在乾县,制作豆腐脑的时间主要集中在早晨的三四点和下午的三四点,将泡好的黄豆用打浆机打好,打完豆浆后再将豆浆倒入大铁锅里,用火将豆浆煮到沸腾,在此期间,要用铁勺不停地把豆浆扬起来,对于一个新手来说,这样的制作流程是特别累人的。将豆浆煮好后,按照一定的比例称量好石膏,用一定的水划开,倒入缸里,最后沿着缸边将豆浆倒入。以前,做豆腐脑用的大多是陶制的瓦罐,四周加上棉被用来保温,现在几乎都用保温桶来盛放。

小的时候,每到下午放学,村里便会有卖豆腐脑的来,在十几年前,那个时候的农村还不是特别富裕,小贩们都是推着手推车来卖豆腐脑的。大人们干了一天的农活,小孩们也从学校回来,便会端着碗,从家里拿个馒头,舀上一碗豆腐脑,算是对自己一天的犒劳。那时的物价也不高,一碗豆腐脑才卖一块钱,而就是那一块钱吃碗豆腐脑的年代,却给我的心里留下了磨灭不掉的记忆。

前几年的时候,家里也摆摊卖过夜市,与其叫做夜市,还不如说是在自家门口经营的一个小摊位。当然,豆腐脑是必不可少的,为了做好豆腐脑,母亲专门花费时间去学习它的制作流程。印象最为深刻的是,那还是三伏天里,当到了每天下午三四点,似火的太阳炙烤着大地,这个地面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热浪。而这时,也正是制作豆腐脑的时候,天气可不管你下午要干什么,更不会因为你的忙碌而降温度降下来,虽说在室内,可是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凉意。我家的厨房刚好是西晒,下午的温度简直可以说是“烈火地狱”,就是在这样炎热的条件下,每天制作豆腐脑还是要进行的,母亲在前院打好豆浆后,将豆浆端进厨房里熬煮,而我就站在铁锅跟前,手里拿着铁勺,不停地将豆浆上扬,往往整个衣服完全被汗水打湿,额头上的汗水也如同雨滴一样不停的往下流。就是这制作豆腐脑的流程,使得我到了现在都记忆犹新,无法忘却。

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准备,豆腐脑也就要出摊了,当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从田间地头劳作归来,定要吃上一碗,在老家,吃豆腐脑的时候更要喝上豆腐脑上的那层汤水,夹着黄豆的清香,特别的解渴消暑。盛豆腐脑的碗也特别的有讲究,它不是那种特别大的瓷碗,而是特别精致,小巧玲珑的,有种说法是,吃豆腐脑用大碗吃就失去了它的香味。

直到现在,每当周末有空回家的时候,下来车以后肯定要去吃上一碗豆腐脑,怀念那令我心醉的美味。其实,只要离开老家,我是不吃外面的豆腐脑的,只是觉得缺少了一些该用的家乡的韵味,往往品味不出来其中的感觉来,从而自己的记忆里一直保留的是家乡的那种传统的味道。

或许,这就是乡愁吧,掺杂在很小的一些往事中,也附着在生活的方方面面,而这些看似不起眼的事物,却构成了乡愁的每一部分,也必将永远的萦绕在我的心田。那些家乡的人和事也将在我的记忆里挥之不去,留下深深的烙印。


信息编辑:[admi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