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搜索:

当前位置

乾州的年味
发布时间:2022-02-21 08:56    点击次数:次    信息来源:乾县发布微信
恢复窄屏

(文/吴美霞 )

由于古都西安肆虐的新冠疫情,距离西安较近的乾州,不得已也封城抗疫月余,原以为今年的新年要在严密的防疫封控中度过,不想全省抗疫动作异常神速,年关前,便让在三秦大地恣肆蔓延的疫情消失于无形,各地封控也纷纷尽数解除。

壬寅虎年的气息,突然就如同春酒的酣烈醇香,立刻在古老乾州的街巷和村镇之间弥散开来。随处可见的小商贩们,也不知在何时就囤积好了各色年货,吃的,用的,玩的,应有尽有,品类繁多,琳琅满目,其间涮锅菜、烤面筋,甜甑糕等等数不清的美食摊点夹杂其中,让冬寒料峭的乾州街头到处热气腾腾,香气四溢,为乾州的2022年—虎年新春营造出了一片至真至纯的人间烟火氛围。

“古田同井今同村,同坐杯盘到子孙。乾州人过年就是辞旧迎新、拜神祭祖、驱邪攘灾、纳福祈年,是凝聚了中华传统文化精华的盛大仪式,它集中体现了我们乾州人的思想信仰、理想愿望、生活娱乐和文化心理。过年期间,美食则是串联整个乾州民俗文化的那条主线,恰如古人云,民以食为天。因此,乾州的年便有了活色生香的醉人味道,成为萦绕在所有乾州人心头的挥之不去的故乡情怀。

寒冬腊月,冰封大地,腊八节来临。系上围裙,擀一案细长面,将五颜六色的杂粮和豆子焖熟,下入炒好的菜蔬,煮一锅象征五谷丰登的腊八面,面条绵软,菜蔬清香,豆子香糯,再放入各色调味料,浇上鲜香的红辣椒油,吃一口,鲜香入味,酸辣可口,让望年的乾州人五脏六腑顿时全都是熨帖、舒适,生活的安逸美好就是这样让人陶醉。

腊月二十三,祭灶爷,女人们早早起身,泡酵发面,上街市买来最上等的麦芽糖,等到午后女人们就开始制作祭灶烙饼,今天的烙饼因为要敬献给主管全家衣食的灶王爷,因此今天的烙饼要有崇敬的仪式感,要满怀对神灵的敬畏之心,面要发起发旺,饼烙要金黄透亮。关中粮仓,主产小麦,因此一年中最关键的这一天,乾州人都会向灶王爷供上麦芽糖和烙饼。“上天言好事,下宫降吉祥”,乾州人用麦子最芬芳香甜,回味无穷的味道,感恩生命,寄托对生活美好的希冀。

“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大年三十,天空飞舞着雪花,这是上天赐予乾州人最美的福瑞吉兆,是春天即将来临的明确讯息,乾州的年味此时到了最浓酣的时候,孩子们聚在一堆交换糖果,老人则将电视音量开到最大,慷慨激扬的秦腔唱腔融入到漫天飞雪里,与远处传来的爆竹声遥相呼应,今日乾州人的生活竟如此丰裕康乐。

裁几段色彩饱满、靓丽喜庆的红纸,蘸上最浓最香的墨汁,思若潮涌,笔走游龙,写下期许来年依旧美满幸福的春联,小心贴在门楣上,感觉就是寄出了给新春的祈愿信笺。迎请五神(天地神、土地神、灶王神、井王神、仓王神)和祖先,点起香烛,摆好供果,沐浴净手,在蒲团上面对五神,清心凝神,肃然跪拜,为家人祈福祝愿未来康泰喜乐,事事顺遂,这一切已经不关乎迷不迷信,而是心中有敬仰,生活有期盼,来年有奔头,前进有动力了。

日近黄昏,家家户户的年夜饭上桌,有鸡有鱼,寓意新年大吉,年年有余,更有无数其他肉食菜蔬,寓意来年衣食无忧,生活富足。等到夜幕初降,揣一瓶好酒,齐聚叔伯家,堂兄堂弟,共看春晚,吃着席面,饭菜飘香,酒味四散,血脉亲缘就像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文明一样,永远生息繁衍,绵延不绝,直至喝到年尽岁末,给孩子们散了压岁钱,方才踉踉跄跄归家。老婆孩子热炕头,说几句醉话,心满意足,困意渐袭,新年钟声敲响,一家人才在春晚难忘今宵的歌声里幸福沉睡。

大年初一,万象更新,春假里的乾州人兴高采烈换上新衣,各色美食俱已备齐,今天只消找个神往已久,可以尽情玩乐的地方就好,带着家人,开上新车,风驰电掣,新年幸福路,酣畅淋漓玩上一天。

大年初二,敬祭新灵,向天举杯,酒洒黄土,缅怀仙逝尊亲,铭记心中不忘。初三开始的一段时日,皆为走亲访友之时,携家带口,提上精心选购的礼品,安排统筹好时间和路线,逐个看望因一年忙碌工作而没有时间去探望的亲戚长者,表亲兄弟姊妹见面,彼此念久,终得一见,心中的激动自是难以言表。

期间,主家丰盛的美味佳肴接连上桌,看看渐变的容颜,碰上几杯酱香酒,议论时事,话话桑麻,不经意间,幼年旧事就如同古老的黄历,所有往昔又被重翻了一遍,久违的记忆萦绕心头,亲戚之情却愈发浓烈,待到傍晚归家分别之时,却是早已约好了接连下来好几天的酒局。

“火树银花合,星桥铁锁开。”元宵佳节,乾州人除了近年学南方人开始吃元宵,最看重的还是乾州旧俗—正月十五蒸包子。各色馅料的包子蒸熟,热气蒸腾,白胖胖,圆滚滚,有些巧手媳妇甚至还将包子捏成可爱的动物模样,惹得孩子们爱不释手,捧在手心,咬一口,满口都是糖的甘甜或菜蔬豆腐的清香。

走上街头,各村镇社火队次第亮相,踩高跷,扎芯子,锣声喧天,蛟龙转鼓,新年狂欢的仪式已进行到了最鼎盛的时刻。

元宵之夜,满城街灯亮起,各色霓虹将整个乾州装饰的流光溢彩,仿若仙境,孩子们点燃了舅舅家送的大红灯笼,提着游走在街头,嬉笑玩乐,开心至极。那些远远望去如同暗夜漫天繁星星的灯光,和街上的五彩斑斓的霓虹灯相互辉映,彼此交织,顿时让乾州的元宵佳节美得如梦似幻,不似人间。

正月十六之后,乾州新年的其它年俗还在不断延续。“聚是一团火,散是满天星“直至到了正月三十晚上,家家户户门口都堆起高高的谷草垛子,等到一家人吃完晚饭,在街头巷口聚齐,满城谷草垛子都被点燃,熊熊烈火的火焰如同蛟龙一样在风里翻转,乾州的大人小孩就铆足劲头,在炙热的火焰上空来回跳跃穿梭,乾州人谓之“燎花花“,意为祛除病邪。

待到满城火焰燃尽,有经验的老人便高举农具,拍打余火,看到火星飞起,四溅而散,美若烟花绽放,他就高声唱出“麦子花、油菜花、玉米花”的词句,满怀希望祈祝新的一年里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。

经历完此些年俗,前后月余,乾州的新年才算圆满。春风和暖,一片新绿中,乾州城的街头,各种美味小吃早已如同雨后新笋一般,密密扎扎占据了大街小巷的最好位置,此起彼伏的吆喝,扑面而来的馨香,不断延续着今日千古盛世醉人的年味,让乾州年的气息通过味蕾直至乾州人的心田,最后完全融入了乾州人的灵魂。

一代又一代的乾州人,就是这样在这浓郁的、化不开的年味里,承袭先辈,生生不息,不断奋斗,走向未来。

信息编辑:[刘保刚]